大陆电影

  • 謝謝你曾經拒絕我

    剛考上二中高中部時,我鬱悶死瞭。中考發揮不佳,我以1分的差距沒考上一中。心裡憋悶,從第一天的軍訓起,我就萎靡不振。軍訓無聊,特別是原地定型站軍姿時,一站就是半小時。隻是在這漫長

  • 六平方米就夠瞭

    喧嚷的街上多瞭一傢修鞋鋪。我每天都去那條街上買菜,卻仍舊不知修鞋鋪是何時有的。明明是賣大餅的,餅香還在鼻翼間繚繞,再去看到的卻是一傢修鞋鋪。門口掛著牌子,藍色工整字體:補鞋,換

  • 後視鏡裡的告白,越來越遠的離開

    她一直都是愛他的,喜歡上瞭繼父帶來的他,自己所謂的哥哥,她一直沒有後悔過,隻是有些事情,有些告白隻能默默的守在心底,就像陳釀在地窖的紅酒,時間越久味道越濃烈,當破土的那一刻,卻

  • M 淺訴愛情歷程

    愛情是迷茫的未知數,有的人也不懂得如何去珍惜。一個女孩好好的把握住著,她不知道殘酷的命運會不會能放過她,女孩已經保護的很好瞭,但是那個還是不屬於她瞭,最後還是要離開的,女孩能相

  • 愛你,不告訴你

    密雪籠罩著山谷。狂風一吹,便騰起團團煙霧。在這罕無人跡的雪山上,鋪天蓋地的雪浪轟擊著一切。兩個人在山路上艱難地移動著。他們都是戶外運動愛好者,相約進山,途中意外碰到暴風雪,迷瞭

  • 你是我的安好晴天

    老公,以前你總怪我不願意主動叫你這個稱呼。你總說‘老公我願意娶你’,我還沒同意呢我,你總說你是代替我說的那句話…可是你知道麼?這個稱呼對我

付费正片

  • 愛情日報

    女人像一隻青青翠翠的小鳥,早上起來就趴在床上給男人寫情書,一天一封,從不間斷。男人開著一傢鮮花店,女人把情書裝到一個精美的彩色信封裡,騎自行車上班,路過這裡,停下來,不下車,單

  • 那些年的情敵

    我至今還記得我第一次和友琳搭訕時的情景。那是在上世紀80年代的大學同鄉會上,這個笑容利落,有點小佈爾喬亞的女孩,和我同學院,不同專業,當時她招惹瞭許多人的視線。一堆人圍著她名詞

  • 北海道沒有雪

    2015年的冬天,北海道意外地沒有紛揚大雪,薄薄的積雪在陽光下漸漸消弭,就如同周蕓和白帆在歲月裡留下的印記,終將被時光蒸發。“周蕓,快點兒,走啦!”位於

  • 20億的價值

    他出身名門貴族,而她隻是平常百姓之女,如果不是因為愛情,他和她怕很難被聯系在一起。最初,他的父親對他們的交往與相愛是欣然接受的。這讓他十分興奮和安慰。事業上他更加自信、果斷、敏

  • 請把秋天寄給我

    親愛的老婆:你曾要求我服役時用信告訴你我想要的東西——那些我想但離船好幾千英裡以致無法寄給我的東西。我想列出一張表很簡單,但要把它填滿卻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  • 不求婚瞭直接結婚

    兩次求婚傳奇歐林和江小玫相戀瞭3年,他向江小玫求過兩次婚,但皆無下文。一年前,他手捧99朵玫瑰花在江小玫工作的外科樓單膝跪下,當時場面熱烈非常。可結果是,來瞭一個緊急外傷病人,

视频

  • 愛情曾經來過

    葉紫嫁到城裡五年瞭,這是她第一次回娘傢,老公開著自傢的轎車,後備箱裡裝著大包小包的禮物一路揚塵而來。村裡的人看見豪華轎車一下子沸騰瞭,三五成群地跟在車後面看,葉紫冷冷地向外看瞭

  • 隻因那一絲溫柔

    那杯水,那件白襯衫從結婚的第一天起,尚能總會每晚幫若溪倒杯水放到床頭,戀愛時若溪曾對他說:“我有夜裡喝水的習慣。”他記住瞭。這麼多年,隻要尚能在傢,那杯

  • 抱我一會兒再說

    在七年的婚姻生活中,他們有過溫馨、甜蜜和幸福,但也經歷過一些暗礁,而每一次他們都幸運地繞瞭過來,婚姻之船沒有破裂沉沒。這一次不同,是個第三者,她見過那個女孩,是丈夫新配的助手,

  • 半臂的距離

    他們結婚不過一年,彼此已經感覺,無論生活習慣還是性情愛好,都與對方格格不入。她是個精細的女子,喜歡紮著圍裙在廚房裡研究各種菜的做法,他卻天性簡潔,簡單的米飯饅頭就能打發過去;她

  • 風雨琳瑯都是你

    我的名字是我爸取的,叫映寒。我出生之時是寒冬,據說那晚院子裡的梅花突然開瞭,映襯著院子裡的覆雪格外好看,我的名字便由此而來。我媽在我出生後不久就過世瞭,我爸還因為悲傷過度傷瞭身

  • 提來米蘇之戀

    女生版我想我隻是這個學校裡一個很普通的女孩子。我從來不穿淑女的裙子、性感的靴子。我隻穿黑色的衣服和牛仔。走路的時候也不會左顧右盼。低頭,直視,是我的一貫姿態。惟一不同的是我的睫

美图写真

  • 美好的愛情與貧富無關

    我有個同學名叫楊麗麗,當初她義無反顧嫁瞭一窮二白的學長,由窮人傢的女兒變成窮人傢的妻子。這樣的"弱弱聯合",在大部分姑娘眼裡,無疑是個噩夢。楊麗麗傢庭條件不

  • 最完美的暗戀

    1.少年時代最美的時光他並沒什麼特別之處。不高不帥,又有些調皮搗蛋。但就是吸引著她。他們是好朋友。那時候他們總是一大幫人出去玩,在空氣中飄著淡淡花香的五月清晨,或是放松的周末。

  • 撿到一個假師弟

    我同二師姐從外面撿瞭個男人回來。準確地說,這男人不算是撿的,而是同逍遙閣打架贏來的。這日天氣晴好,我與二師姐出門割馬草,遠遠地就看見逍遙閣那一眾師兄弟鬼鬼祟祟地出現在流雲門的地

  • 我生君已老

    我第一次見到她時,她三十歲,我十六歲。許多年後,我看電影《西西裡的美麗傳說》時哭,看《朗讀者》時哭,看刻在長沙銅官窯瓷器上的詩我也哭。我花瞭那麼久的時間,卻似乎一點都沒長大。我

  • 靜靜的幸福

    靜靜地坐著,聽著趙詠華的那首《最浪漫的事》,我內心深處湧起一種別樣的感動。燈光下,老公黑黑的眸子裡盛著無數的疼愛和憐惜,柔得仿佛可以滴出水來。與老公相識的過程很落俗套:介紹&m

  • 有個女孩因為一段友情一不小心丟掉瞭她的愛情

    ·她叫璐莉塔。以前她有很多朋友,她們的心也很真。有一天,她的媽媽告訴她轉學,去一個更大的學校。那天晚上她興奮地睡不著,她渴望擁有更好的世界。在去學校之前,媽媽非讓